• <small id="wswgs"></small>
  • <td id="wswgs"></td><xmp id="wswgs">
  • <td id="wswgs"><button id="wswgs"></button></td>
  • <small id="wswgs"><li id="wswgs"></li></small>
  • <small id="wswgs"><td id="wswgs"></td></small><small id="wswgs"></small>
  • <td id="wswgs"><li id="wswgs"></li></td>
  • <small id="wswgs"></small>
  • <small id="wswgs"></small><small id="wswgs"></small>
  • <td id="wswgs"></td><small id="wswgs"></small>
  • 首頁 古代言情

    病弱世子的錦鯉嬌妻福運滿滿

    第五章 前世今生,只覺黃粱一夢

    病弱世子的錦鯉嬌妻福運滿滿 金酒香 2217 2022-01-06 19:13:11

      哲和二十三年。

      夏末,北涼。

      官道上,遠遠走來兩位意氣風發少年郎。

      左邊一個著墨綠色錦袍,腰間束黑色腰帶,一白玉兔子吊墜隨著他的走動左右晃動,少年面冠如玉,目若朗星,是誰家的少年郎,翩然似玉,驚起一地繁花。

      右邊那個則身穿深藍色錦袍,墨發高束,頭戴紫金色玉冠,眉目俊朗,與右邊的少年郎竟有幾分相像之地,只可惜,細細看去,眉宇間竟是染了幾許愁思。

      “三弟,這次恭喜你了?!鄙钏{色錦袍少年唇角含著恭謹的笑意,笑意卻不達眼底。

      一年前,平國郡公蕭堯奉旨出征,平定外邦先卑,帶領三萬大軍直入漠北邊境,先卑乃是馬背上的民族,驍勇善戰,此次戰役足足拖了大半年。

      兩月前,終于險勝。

      至此,哲和帝擴張版圖的愿望再一次得到實現,龍心大悅,蕭堯帶軍回到北涼,立即封賞大軍。

      郡公嫡子蕭庭深年僅十三歲,不僅是領兵的好手,更是蕭家軍的軍師。哲和帝窮兵黷武,重武輕文,最喜這類人才。就在剛剛的朝堂之上,對蕭庭深言語嘉獎,更是一道圣旨封為驃騎將軍,享正二品俸祿。

      這樣的年紀被封為驃騎將軍的,怕是蕭庭深獨一份的。

      陽光下的蕭庭深略顯稚氣的俊顏上染著爽朗的笑容,謙遜道:“大哥,多謝?!?p>  蕭庭賀被這樣的笑容刺痛了雙眼,唇角勾起的弧度倔強得未動分毫,“咱們快回去,奶奶和大伯他們此刻應該在家里為咱們擺接風宴呢?!?p>  蕭庭深墨玉般的眸子裝滿了星辰,“好,走,大哥?!?p>  畫面一轉,哲和二十三年,年末。

      先卑再入漠北邊境引發騷亂,哲和帝一紙詔書調遣蕭庭深蕭庭賀立即前往鎮壓。

      蕭庭深和蕭庭賀帶領五千大軍剛至漠北邊境,第一場交鋒便大獲全勝,俘獲俘虜五百余人。

      當晚,夜深人靜。

      關押五百余人的牢房突然走火,東風四起,火勢根本控制不住,蕭庭賀第一時間趕到現場帶領下屬救火,誰知其中三百俘虜乘機逃跑,蕭庭深趕到的時候,蕭庭賀慌亂之中找到蕭庭深,“三弟,快,你去追擊那三百俘虜,這邊我來處理?!?p>  蕭庭賀灰頭土臉的,蕭庭深見他拎著水桶,鄭重點頭:“好——大哥,你注意安全?!?p>  蕭庭深吆喝了一聲,飛快上馬,只帶領兩百精銳步兵沖了出去。

      那三百俘虜逃脫得雜亂無章實則是有計劃地將蕭庭深他們誘敵深入,蕭庭深追出一百余里才發現了不對勁。

      此時,天空壓得很低,黑沉沉的像是要蓋住面前的一片荒野。

      這兒一顆樹木都沒有,視野相當開闊,三百俘虜竟像是人間蒸發了,一個人影都沒了。

      常年跟在蕭庭深身邊的馬將軍大喝一聲,“不好,中計了!”

      話才剛剛落下,周圍便傳來士氣沖天的打殺聲。

      原本的三百俘虜竟然成了五千大軍,黑壓壓的冷兵器朝著他們全速奔跑而來。

      戰爭一觸即發。

      這樣蕭庭深這邊明顯處于弱勢,雙拳難敵四手,很快落下陣來。

      敵軍勝心在握,殺氣騰騰,迅速逼近,蕭庭深的人死的死,傷的傷,最后只余十人。這十人乃是平果郡公派給蕭庭深的暗衛,奉命護蕭庭深周全。

      眼看著精心培養的蕭家暗衛一個個死于刀下,蕭庭深心緒大慟,和馬將軍竭力殺出一道血路來…

      腳底下的尸首一片又一片,空氣里濃重的血腥味令人作嘔。

      馬將軍為護蕭庭深,背后遭受一道重擊,鮮血糊了蕭庭深一臉。

      蕭庭深戰死沙場都沒怕過,可看著關心自己的人受傷,沒有比這個更讓他覺得心寒。

      馬將軍臉色煞白,“世子,別管我!”

      蕭庭深猛地背起馬將軍,竭盡全力奔跑起來,速度驚人如獵豹,“馬將軍,保持體力,我們能逃出去!”

      背后是穿破空氣的冷箭聲。

      蕭庭深邊躲,邊跑。終究一心無法兩用,一箭直接射穿他的小腿,蕭庭深一個踉蹌,兩人雙雙栽倒在地。

      馬將軍顧不得傷,眼觀八方,雙目視人卻已模糊,“世子!快往懸崖跑,不想死在箭下,便搏一搏!”

      蕭庭深也看到了那處懸崖,染著鮮血的手青筋暴露,手掌成刀,直接斬去箭身,奮力扶起馬將軍,架在肩上,兩人齊力跑向懸崖,縱身一躍…

      畫面又是一轉。

      耳邊嗡嗡嗡地在鬧,有人在說話。

      “郡公,世子的腿多處骨折,敵軍的箭頭猝了毒,這雙腿…怕是……”

      “怕是什么?吞吞吐吐作何?”

      “怕是廢了!”

      “……你!盡管治,要什么藥和我說,我就是上刀山下火海必定給你尋來,只求你,好好救治我兒!”

      畫面凌凌亂亂,接著又是一轉。

      “蕭庭深,你沒想到吧?你父親被害,你被送往漠北,還有你的腿,這一切都是我的手筆?!笔捦ベR猙獰的面孔出現在蕭庭深的面前,那唇角冰冷的笑意凍得蕭庭深后背冒著涼意。

      “蕭庭深,你知道我有多恨你?是!你驍勇善戰,年少有為,這北涼國沒有誰不知道你蕭庭深??墒菓{什么?憑什么你的光環狠狠壓著我?我比你入軍更早,身上受過的傷吃過的苦不必你少半分,你進軍營便是跟著大伯,而我進軍營則是以最低等的斥候開始!我那么努力,竟然沒有人看到我的才華!

      有一天,我終于明白了,咱們蕭家,只要有你父親蕭堯的一天,你父親便會壓著我父親多少年,而你,會像你父親一般壓著我多少年!

      不!我決不允許這樣!”

      “所以,你只有殘,你死!”

      “現在,終于讓我等到了這一刻!走吧——!我會給你留個全尸?!?p>  蕭庭賀那張臉似乎變成了一個嗜血的惡魔,雙目如一條毒蛇緊緊纏繞著蕭庭深的脖子,越纏越緊,越纏越緊…讓他透不過氣來。

      當日半夜,蕭庭深死于前往漠北的途中。

      蕭庭賀看著冷冰冰的尸首,心中積聚了數年的怨氣,終于在這一刻盡數散去。

      …

      而蕭庭深那時的魂魄怨氣深重,魂魄飄飄蕩蕩,久久無法離去。半年后,蕭家功高蓋主,被多疑的哲和帝扣上莫須有的罪名,竟落得滿門抄斬,又成一道滅門血案。

      坐在輪椅里的蕭庭深鼻尖微酸,雙手驟然用力握住了輪椅的扶手,誰曾想到這前世今生,竟如黃粱一夢。

      更不曾想到他再次睜眼,竟是受重傷之時…

      馬將軍時刻注意著蕭庭深,見他如此,神色一緊,躬身問道:“世子,您怎么了,腿又疼了?”

      蕭庭深舉了舉手,示意:“無事?!?

    按 “鍵盤左鍵←” 返回上一章  按 “鍵盤右鍵→” 進入下一章  按 “空格鍵” 向下滾動
    目錄
    目錄
    設置
    設置
    書架
    加入書架
    書頁
    返回書頁
    指南
   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