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mall id="wswgs"></small>
  • <td id="wswgs"></td><xmp id="wswgs">
  • <td id="wswgs"><button id="wswgs"></button></td>
  • <small id="wswgs"><li id="wswgs"></li></small>
  • <small id="wswgs"><td id="wswgs"></td></small><small id="wswgs"></small>
  • <td id="wswgs"><li id="wswgs"></li></td>
  • <small id="wswgs"></small>
  • <small id="wswgs"></small><small id="wswgs"></small>
  • <td id="wswgs"></td><small id="wswgs"></small>
  • 首頁 古代言情

    病弱世子的錦鯉嬌妻福運滿滿

    第四章 藥片

    病弱世子的錦鯉嬌妻福運滿滿 金酒香 2036 2022-01-06 18:17:50

      重樓飛檐,北風吹得雪花在空中打旋,隔著厚重的雕花木窗,都能聽到外面的風聲鶴唳。

      屋內卻是溫暖如春。

      蕭庭深很久沒有睡過這樣安穩的覺了,仰面盯著床帳發了半會的呆,才開了口:“樓沿,幾時了?”

      樓沿就在外間,聽到聲響,回道:“世子,已經辰時一刻?!?p>  這么晚了?

      蕭庭深愣了下,喃喃道:“我睡了這么久?”

      樓沿語氣輕松,笑道:“是啊,世子,自從您……我就沒見您睡過這樣安穩的覺,昨晚從永安侯府回來,您便一直昏睡不醒。這中間,我和馬將軍還特別擔心您這樣是不是太不尋常了,連夜請來嵇四為您把脈?!?p>  “哦?如何?”

      “嵇四那廝說您沒一丁點事,就是一直勞累,再加上天冷引發腿疾,身體太虛太累睡著了,等休息妥當了,自會醒來,叫我們不必憂心??晌覀兡睦锞湍芊判??就叫嵇四兩個時辰為您把一次脈,您的脈搏平穩,一直在酣睡之中?!?p>  樓沿說到這兒,心中也覺奇怪,若是換了往常,世子總會因雙腿疼痛難忍,而夜夜不得安眠。

      像這種一覺睡到天亮的情況實屬少見。

      但嵇四是神醫鬼手,他都說沒事了,他們還能說什么?若是質疑嵇四,這廝一個暴躁脾氣一發,拍拍屁股走人了,他們找誰說理去?

      蕭庭深漆黑的雙眸微暗,思緒憶起昨晚腿疾發作之時,溫家庶女喂給他的白色藥片…

      他痛得青筋直跳,太陽穴突突地疼,咬緊牙關,溫家庶女卻大膽地抱住了他的頭顱,溫聲輕哄:“乖乖吃藥片,吃了藥片就不疼了?!?p>  他張著嘴,只覺得喉嚨里一片苦澀,怒斥她敢再給他下毒,卻見溫家庶女淺淺一笑囑咐,還有的藥片放在了他的胸口,太疼了可以吃一片,不能多吃。

      想到溫家庶女那人畜無害的笑容,蕭庭深倏地坐起身,“樓沿,去叫嵇四過來?!?p>  樓沿以為世子哪里不舒服,說了聲“是”慌忙跑了出去。

      不消一會兒功夫,便聽到嵇四罵罵咧咧的叫喊聲。

      “你個破簍子,你給我慢點跑,我這都要喘不上起來了,欸,欸,欸……疼疼疼——”

      樓沿走起路來那是虎虎生威,這嵇四身材矮小,平常樓沿跨個一步,嵇四得跨兩步,此刻樓沿跑起來,這嵇四卵足了勁都跟不上啊。

      樓沿性子風風火火,直接伸手吊起嵇四的衣襟便進了蕭庭深的內堂。

      樓沿進屋子后,發現馬將軍不知何時得了風聲,已經到了。

      簾子微卷,卷進些許涼意。

      嵇四總算逃脫了樓沿的魔爪,在渾身透著清冷之意的蕭庭深面前總歸收斂了些對樓沿的怒氣,規規矩矩行禮,“世子,您醒了?”

      蕭庭深被馬將軍抱進了木質輪椅里,俊眸深深,從胸口處摸出一個黃色荷包,丟給嵇四,“你看看,這是什么?!?p>  嵇四接到手里,疑惑地打量起黃色荷包,“世子,這應當是哪家閨閣小姐的荷包,嘿嘿…還有梨花香氣?!?p>  蕭庭深忍著想要掐死嵇四的心,見他摸著荷包沒由來的心底里涌起一股厭惡,“還給我?!?p>  嵇四:“……”

      乖乖奉上。

      蕭庭深拿到荷包后手指用力擦了下,像是要擦掉嵇四手上的臟東西。

      嵇四:“……”他手挺干凈的。

      蕭庭深嗔了他一眼,從里面拿出一粒白色藥片,“仔細看看,這是什么?!?p>  這回嵇四慎重地拿過藥片,放在手心里觀摩,這個和平常他制作的藥丸有些不一樣,偏扁,像小手指指甲蓋大小,性狀偏硬,竟然還是純白色。

      嵇四拿在手里翻來覆去看了幾眼。

      馬將軍和樓沿在嵇四看時,同樣張大了雙眼,盯著那白色物體看了又看,眼睛里裝滿了好奇。

      嵇四看了會,放在嘴邊伸出舌頭嘗了嘗滋味,竟然沒什么味道,再一嘗,苦澀…

      嵇四心驚,不明所以地看向蕭庭深:“世子,這是……?”

      “藥片?!?p>  “藥片?”嵇四驚奇極了,他這個被稱作神醫鬼手竟然是頭一次聽到這種對藥的稱呼。

      蕭庭深習慣性地摸了摸鼻頭,將嵇四的表情收入眼底,“對,你檢驗一下其中的成分,再來告訴我,需要多長時間?”

      嵇四對藥物的鉆研可以說是到了癡迷的地步,這新鮮事物瞬間捉住了他所有的注意力,嘴里下意識地說道:“這個…我得好好看一看?!?p>  “給你三天的時間?!?p>  “是?!憋恼f完連退下的禮儀都沒行,便匆匆離去了。

      樓沿看著離開的嵇四,又擔憂地看了眼蕭庭深:“世子…”

      蕭庭深鷹隼一般的雙眸掃向樓沿,“樓沿,溫家庶女如何?”

      樓沿一愣,沒想到蕭庭深會問永安候府的事情,想到自家世子在永安侯府受的屈辱,頓時憤懣了一句:“世子,您說的是溫家哪位庶女?”

      蕭庭深俊臉含冰,雙眸定在樓沿身上。

      樓沿后脊發涼,恭敬作揖將溫家后續發生的事情一一告知。

      蕭庭深聽后,眉峰深深蹙起,一言未發。

      站在下首的樓沿求助地看了眼站得跟雕塑似的馬將軍,馬將軍卻是目不斜視,連個眼神都沒給。

      樓沿:“……”

      屋子里的氛圍如有實質,讓人只覺壓抑,只余炭火盆里淡淡的熱氣。

      在樓沿覺得快要呼吸不過來了,蕭庭深終于發話了,“漠北一切事宜是否準備妥當?”

      樓沿一聽世子轉移了話題,暗暗呼出了一口濁氣,連忙回道:“是,秦管家已經修書過來,一切準備妥當?!?p>  適時,馬將軍微蹙著眉心問道:“世子,我們在北涼過得好好的,為什么突然要前往漠北,還這么急?這邊底下很多生意都無法轉移,損失慘重?!?p>  蕭庭深像是想到了些什么,眸光晦暗不明。

      北涼有皇帝李哲坐鎮,萬事表面看起來風平浪靜,實則外面早已是風起云涌,諸侯割據,外邦環伺,天下并不太平。

      而以小家來說,蕭庭賀早已對他的世子之位虎視眈眈。

      蕭庭深微微一閉眼,塵封的記憶席卷心頭……

    按 “鍵盤左鍵←” 返回上一章  按 “鍵盤右鍵→” 進入下一章  按 “空格鍵” 向下滾動
    目錄
    目錄
    設置
    設置
    書架
    加入書架
    書頁
    返回書頁
    指南
   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